ABOUT US
关于我们

烟台海谨食品有限公司坐落于风景秀丽、资源丰富的海滨城市---烟台。

我公司主要从事水产品的进出口业务,经营品种包括鱿鱼类、虾类、贝类,鳕鱼类等。先后与秘鲁、智利、厄瓜多尔、阿根廷、印度、俄罗斯等国家的几十个工厂建立了长期稳定的进口合作关系,保质保量地满足客户需求。

我们掌握最新渔业资讯,实时关注海外捕捞动态。我们拥有成熟的采购和销售团队及专业的质检人员,确保为客户提供更质优价廉的产品。先进完善的设备设施和精湛的加工工艺使我们赢得了国内外广大客户的信赖和赞誉。

YANTAI HAIJIN FOOD CO.,LTD. is located in Yantai, a coastal city with beautiful scenery and rich resources.Our company is mainly engaged in the import and export business of aquatic products, including squid, shrimp, shellfish, cod and so on.We have established long-term and stable import relations with dozens of factories in Peru, Chile, Ecuador, Argentina, India, Russia and other countries to meet customers' demands with quality and quantity guaranteed.

We have the latest fishery information and follow the overseas fishing trends in real time.We have a mature purchasing and sales team and professional quality control personnel, to ensure that we provide customers with better quality products at lower prices.Advanced and perfect equipment and facilities and exquisite processing technology make us win the trust and praise of customers at home and abroad.



  • 2009
    海谨食品成立于
  • 500
    公司注册资金
  • 18+
    产品种类
公司产品
经营品种包括鱿鱼类、鳕鱼类、鲐鱼类、贝类等
海谨新闻
公司以质量为根,信用为本为宗旨,旨在将优质的水产原料进口到国内,满足国内客户的需求
日本出口美国扇贝数量翻倍,已成美国最大供应国!
2024/06/20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最新的海产品贸易数据显示,2024年前四个月,美国从日本进口了3,006吨扇贝,几乎是2023年同期1,782吨的两倍。日本扇贝占美国总进口量的35%,成为美国最大的扇贝供应国。

      数据显示,2024年1月至4月期间,美国进口的日本扇贝总价值达到5,080万美元,比2023年同期的3,960万美元增加了28%。尽管进口量显著增加,但美国支付的平均价格为每公斤16.91美元,比2023年同期的22.21美元下降了24%。同样,加拿大扇贝的进口量在2024年前四个月也有所上升。美国从加拿大进口了2,379吨扇贝,价值6,740万美元,进口量增加了51%,价值增长了54%。在2024年4月,美国从日本进口了995吨扇贝,价值1,550万美元,比2023年4月增加了280%的进口量和19%的进口价值。然而,每公斤价格从2023年的19美元下降到15.52美元,降幅为21%。

      美国进口日本扇贝数量大增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大西洋扇贝的收成下降。根据之前外媒的报道,在2024-2025捕捞季的头两个月内,美国商业船队共捕捞了约500万磅扇贝,而2023-2024捕捞季同期的捕捞量为810万磅。这与新英格兰渔业管理委员会在季前预测的捕捞量会超过上季的预期不符。

此外,中国禁止日本海产品进口也促使日本寻找新的市场。由于福岛核电站处理过的水排放到海洋中,中国对日本扇贝的进口禁令迫使日本寻找其他出口市场,美国成为其主要目标。

      预计2024财年,日本鄂霍次克海的扇贝捕捞量将连续第六年超过30万吨。鄂霍次克海是北海道两个主要扇贝供应区域之一,另一个是风间湾。

美国对日本扇贝进口的大幅增加突显了多重因素下国际市场变化对供应链的影响。随着日本扇贝季节的全速推进,美国市场预计将继续成为其主要出口目的地。

东南太平洋和西南大西洋鱿鱼价格持续上涨,市场交易活跃!
2024/06/18

东南太平洋和西南大西洋鱿鱼价格持续上涨,市场交易活跃!


第24周(6月7日至6月13日),东南太平洋和西南大西洋(线外)鱿鱼价格继续上涨,但涨幅有所放缓。尽管西南大西洋(线外)大规格鱿鱼价格出现下调,西北太平洋和印度洋鱿鱼价格则保持稳定。

东南太平洋的鱿鱼供应未见明显改善,价格继续上涨但涨幅趋缓。小原条和大原条的价格分别上涨至18500-19000元/吨和13000-14000元/吨。大头和特小原条价格上调至14500-14800元/吨和18500-19000元/吨。中原条和胴体的价格分别上涨至15500-16000元/吨和13000-14000元/吨。然而,片子和尾尖的价格有所回落,分别降至12000-12500元/吨和9000-10000元/吨。

上周,通过浙江舟山国际农产品贸易中心“远洋云+”平台交易的东南太平洋鱿鱼交易量达到4099吨,较前一周增加75%。平均成交价约为13895元/吨,较前一周上涨3.6%。尽管交易量增加,但成交单量仍以小单为主,片子的成交量最多,为963吨,平均结算价为12000元/吨。

西南大西洋(线外)鱿鱼不同规格产品的价格变化不一。小规格(小于150克)和400-600克的鱿鱼价格分别上涨至32500-34000元/吨和32000-33000元/吨。而200-300克和300-400克的鱿鱼价格分别下跌至31000-33000元/吨和31500-33000元/吨。大于600克的鱿鱼价格下调至32000-34000元/吨。

阿根廷专属经济区的捕捞季即将结束,线外船队大部分已撤离,西南大西洋产区的鱿鱼供应逐步减少,预计短期内价格将保持相对稳定。上周,西南大西洋鱿鱼在浙江舟山国际农产品贸易中心“远洋云+”平台的交易量为299吨,平均成交价约为31460元/吨。

西北太平洋鱿鱼因产量较少,价格波动较小,报价与前一周持平。印度洋鱿鱼方面,除了300-500克的鱿鱼价格小幅上涨400元/吨,500-1000克的鱿鱼价格下跌750元/吨外,其他规格产品价格保持稳定。

总体来看,东南太平洋和西南大西洋鱿鱼价格持续高位,未来仍有进一步上涨的可能。然而,贸易商在追涨的同时需做好风险控制,密切关注市场动态,及时调整策略,以应对市场变化。


人民币好消息不断 去美元化又跨进一大步
2024/06/16



摆脱美元,人民币直接付款!

日前,中国飞机租赁集团向印度尼西亚翎亚航空交付的第三架国产喷气式ARJ21飞机抵达印尼首都雅加达。这是国产飞机的首单人民币跨境结算交易。



据中飞租赁介绍,该架飞机以租赁出口方式向旗下的翎亚航空交付。在本次项目中,中飞租赁在购机端和租赁端均采用人民币结算,租金支付由境内外中资金融机构跨境联动清算。


中飞租赁总裁刘晚亭说,中飞租赁致力于服务国产民机走出去,同时不断探索跨境人民币业务在飞机租赁行业的应用,希望为推动中国航空制造业和金融服务业在国际市场的进一步融合贡献力量。



沙特加入数字货币项目


此外,沙特阿拉伯加入了由中国主导的央行数字货币跨境试点这可能是世界石油贸易减少使用美元的又一步。


沙特中央银行将成为“mBridge项目”的“正式参与者”。该项目是2021年由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地区、泰国和阿联酋的中央银行发起的合作。



“mBridge项目”,指的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跨境试验项目——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项目。


沙特中央银行6月5日也发表声明宣布这一消息,称将成为全面参与货币桥最小可行化产品(MVP)平台的成员。


路透社称,这可能是全球石油贸易朝着减少美元结算迈出的又一步。



国际清算银行(BIS)是一个全球央行的总机构,负责监督该项目,并宣布mBridge项目已达到“最小可行产品”阶段,这意味着它将超越原型阶段。


大约135个国家和货币联盟,代表全球98%的GDP,正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CBDC)。然而,它们使用的新技术使得跨境流动在技术上具有挑战性,并且在政治上非常敏感。


负责运行全球央行数字货币追踪器的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乔什·利普斯基表示:这意味着在未来一年内,可以预期在该平台上看到更多的商品结算不再使用美元——这一趋势已经在中国和沙特阿拉伯之间开始,现在有了新的技术支持。



6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官方微信号发文称,由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泰国银行、阿联酋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和香港金融管理局联合建设的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项目宣布进入最小可行化产品(MVP)阶段。
环球时报引述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的观点称,沙特加入货币桥项目将对中阿石油贸易结算便利最大化提供重要的探索,日后双方将不需要再兑换美元,从而避免了汇率波动所带来的市场风险。


货币桥项目客观上将为各国规避风险、维护金融独立提供一种新的选择。货币桥项目本身是顺应技术不断发展,满足国际贸易结算新需求而出现的,没有地缘政治上的针对性。